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公告 > 媒体聚焦文学期刊稿酬难涨之困:文学热不再杂志成本高

媒体聚焦文学期刊稿酬难涨之困:文学热不再杂志成本高

发布日期:2022-03-25 02:19   来源:未知   阅读: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阎晶明,提交了“建议提高基本稿酬标准 激发作家更多创作动力”的提案,此事经成都商报-红星新闻报道后引起广泛热议,一时间,“好建议”“低稿酬几乎消灭了自由撰稿人这个行业”“涨稿酬太难了”等声音层出不穷,刷屏朋友圈。

  稿酬,为何难涨?我国文学期刊现行稿酬标准是否均衡?稿酬之困该如何破局?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就此展开调查,多位知名文学期刊主编有共同的指向,目前稿费难涨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文学热不再,二是杂志成本高。要改变这一现状,转变文学期刊的经营模式,提升期刊发行量,都已势在必行。

  阎晶明在提案里指出,1958年,我国第一次明确了稿酬标准:每千字4-15元;随后,稿酬标准在1980年、1984年、1990年和1999年进行了四次提升,原创作品的稿酬标准达到每千字30-100元。此后直至2014年,国家版权局与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联合发布《使用文字作品支付报酬办法》,基本稿酬标准才再次提升,原创作品为千字80-300元。这一规定至今适用。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在最新调查中发现,不少文学期刊的确在执行每千字300元左右的稿酬标准,不过,也有一些文学期刊的稿酬在提升。

  《四川文学》主编、四川省作协副主席罗伟章表示,约5年前,不少文学期刊的稿酬开始上涨,“涨幅标准比以前至少提高了2倍以上。其实很多全国文学刊物早就突破了国家规定的稿酬标准。”以《四川文学》为例,目前其稿酬“平均数为千字200-300元,高的还不止这个数。”

  《十月》杂志副主编宗永平说,目前《十月》稿酬的平均数约千字600-700元,高则800元及以上,“大概10年前,我们涨成千字500元左右;五六年前,涨成千字600-700元。如果别人的稿酬高,我们稿酬低,稿子的质量就会有影响。”

  《收获》杂志主编程永新则说,“我们的稿酬在文学期刊中是比较高的,目前低的千字五六百元,高的800-1000元,最高千字千元。比我们高的也有,比如某个作家可能会千字1200-1300元左右。上海市委宣传部非常支持。现在宣传部每年拨给我们稿酬补贴和印刷补贴,以稿酬补贴为主。”

  程永新回忆,“上海是最早提高稿酬的,后来全国才开始仿效。”他坦言2014年前,《收获》每千字稿酬不足100元,“2014年第一次涨,涨到千字300-500元;2016年左右第二次涨,涨到千字500-1000元。”

  据《中国出版传媒商报》报道,《花城》2016年提高稿酬后,最高可达千字800-1000元。《诗刊》部分重点栏目每行稿酬提至20元。2017年2月7日,《人民文学》宣布当年优秀稿件稿酬涨至千字800元,其他稿件稿酬平均在千字500元左右……然而,让不少作家困扰的是,稿酬标准提升了,其收入却未必随之增长。

  据媒体报道,1958年国企职工月均工资是45元。按这一标准换算,如果一个作家拿千字15元的稿酬,发表3000字的文章就能赚到普通人一个月的工资了。而智联招聘数据显示,2021年第三季度全国平均薪酬达9739元/月,工资较1958年翻了216倍,而基本稿酬标准最高值却仅仅提升了20倍。这些年来,物价水平不断提高,而稿酬标准却始终没有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

  阎晶明表示,“有的刊物可能在稿酬方面不太平衡,比如名家、头条的稿酬略高,大量的稿件稿酬相对很低。”

  “要到名家的稿子,本身就很难,当然价钱就要高一点,这是很自然的市场规律。”罗伟章坦言,“当然也不会高很多。而且名家的稿子,如果本身质量不是很好,我们也不会给很高;普通作者的稿子写得好,我们的稿酬也会偏高一些。”

  一位不愿具名的知名杂志副主编则说,“一般是阶梯安排。质量特别好、又特别重磅的名家,会高一点。而且各个栏目不一样,小说、散文、诗歌的稿酬都有区别。我们平均千字600-700元。”她称,“我们其实也想上涨,因为如果同类期刊稿酬都在涨,我们没有涨,发展就会比较艰难,这是杂志间相互竞争的问题。”但涨稿酬,并不容易。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各类文学活动取消,客观上影响了刊物的发行。

  也有一些文学期刊主编在受访时表示,对于名家和普通作者的稿酬,并未予以明显的区别对待。宗永平就表示,“《十月》包容性比较大,名家和新人的区别不是那么大,主要看稿子的质量,质量好就给得高。好多名家的作品,有时也会退。”

  作为中国当代诗坛创刊最早的专业诗歌刊物,《星星》诗刊见证了一代又一代诗人的成长。很多诗人愿意将自己的诗歌发表在《星星》诗刊上,除了它的全国影响力外,还有它一视同仁的稿酬标准。《星星》诗刊主编、四川省作协副主席龚学敏说,无论是成熟的诗人亦或青年诗人,只要发表在《星星》诗刊,均以千字300元(即每行诗30元)的顶格稿酬发放,有的刊物名家、头条的稿酬略高,大量的稿件稿酬相对很低。这一点,在我们这里不会出现,因为达到《星星》标准的诗歌,就值这个钱。我们没有亏待名家,也没有薄待新人。

  对于“提高基本稿酬标准”的建议,龚学敏毫不犹豫地表示支持,“稿酬应该涨,尤其是要给诗歌涨。”在他看来,某些综合性文学刊物中,对于头条小说的稿酬会给得相当高,千字千元的情况都有,而诗歌的稿酬偏低。他举例道,“按照20行一首小诗计算,一个成熟的诗人,一年写一千行诗,也就是需要创作50首小诗,这对一个诗人的要求是相当高的,但稿酬仅3万元。这就相当于一个成熟作家一个中篇小说的稿酬,我认为这绝对不可能画等号,但事实上,在稿酬上,画了等号。”

  龚学敏说,“与作家的小说相比,现在我们几乎看不到文学圈里都在追着某位诗人诗集的现象。实际上这是对诗歌的不信任,觉得没有好诗。”他解释道,好的诗歌依然存在,但就算是成熟的诗人,一年创作出的好诗歌也不会太多。

  “我们这几年是硬撑着给千字300元的稿酬。”龚学敏说,国家财政虽然给《星星》诗刊有部分拨款,但依然有很大的缺口。他们只能通过扩大发行等办法去找钱,用于弥补稿酬、印刷费、人力资源等经费的不足。“我有信心,就算是稿酬真的涨了,我们可能还是会想到办法。”

  言及稿酬偏低的原因,阎晶明说,当前,绝大多数文学刊物生存压力大,稿酬方面多处于有心无力的状态。尽管各大文学期刊近些年多在持续上涨稿费,但是不少作家、诗人仍然感觉较低。为何不能达到一个相对合理的标准呢?

  龚学敏认为,稿酬难涨有一个很尴尬的原因,“大多期刊的涨价都可以转嫁给消费者,而目前大众几乎是不消费纯文学的,这样的话,谁来买单?”

  “稿酬低,根本原因是现在整个文学行当已经不是最热的时候了,不像(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那么热,所以发行量不是那么大,当年有几十万、上百万,现在没这么高,所以稿酬要靠政府划拨或别的资金来支持。”宗永平说,文学杂志或面临三方面的资金压力:一是从业者的工资;二是印纸成本;三是稿酬。“目前,《十月》每期的发行量约5万多本,在国内文学原创期刊中,算很高的,但还远远不够,出版印刷、稿酬、人员工资,都是我们的成本。”

  宗永平回忆,“《十月》比较特殊,属于北京出版集团,是企业化管理,所以主要是集团对我们提供一些帮助,但也需要北京市的宣传部等给我们一些资金,否则是很重的负担。过去十几年,主要是北京市宣传部给我们一部分资金支持。”他解释,“现在主流期刊的稿酬都到了千字800至千元左右,一年下来,稿酬特别高。这靠杂志来承担压力很大,所以非常需要资金支持。”

  “稿酬与省里给刊物的拨款有关。有的省里拨得多一些,稿酬自然就会高一点。”罗伟章坦言,杂志几乎无法依靠销售来盈利,“因为纸张很贵,印出来后要邮寄,读者、作者都寄快递。寄快递,一本就要好几块钱。否则读者收不到,就有意见了。卖书是卖不到钱的,有时还要亏损。”

  “我们也非常希望增加稿酬。”《山花》杂志主编李寂荡说,“因为创作不容易,但稿酬的多少取决于杂志社的资金,所以有些杂志不是不想提高稿酬,而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和众多文学杂志不同,《山花》杂志并不仅仅依赖于政府资金,而是采取了和企业合作的经营模式。李寂荡说,“《山花》是‘混合型’的。国家财政有一定拨款,贵州省委宣传部有扶持资金,同时我们和贵州几个大型企业合作了多年。”

  此外,《山花》一度与某房地产开发企业合作,实行双稿酬模式,“《山花》付一笔,企业付一笔。”在李寂荡看来,此举增加了企业的美誉度,展示了企业对社会责任和对文化事业的支持。

  与此同时,《山花》向世界100所著名大学增刊,“包括牛津大学、剑桥大学等。在全国的文学期刊中,我们是唯一这么做的。有利于中国文化和中国文学走出去,也是中国文化自信的一个表现。”

  宗永平说,目前,政府资金支持不可或缺,而从长远的眼光来看,契合更多受众的阅读习惯,或为提升发行量的重要原因。

  罗伟章则表示,“文学不是一个纯粹应该推向市场的东西,跟其他盈利的东西不一样,它对社会、对文化建设有着长远的影响,应该被看成是一个社会公益事业,像教育一样,确实需要扶持。”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音像制品出版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网络视听许可证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四款新潮卫生间装修风格 让家更有格调河南宜阳法院拍卖高仿包:拍卖的是赝品 输掉的是节操

------分隔线----------------------------